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关于我们 > 正文

南澳岛传说

作者:guanliyuan 来源: 日期:2016-1-9 19:36:20
沉东京,存南澳
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在闽粤交界的海面上,连结南澳岛东面还有一座东京城,石板路使青澳与东京城相通。玉上皇帝赐给掌管东京的男岛神一个鼎盖,赐给掌管南澳的女岛神一个酒盅。一天,女岛神登山游玩。峰顶上她远望东、南海之交无垠的海面,近观足下美丽的小岛,正当她怡然自得之时,一个念头在脑际浮生:小岛象只酒盅,虽然美丽,然而酒盅置于海中,将有沉没之灾,这将如何是好?几经思索,她认为欲免此厄,只有用酒盅换取鼎盖。一天,南澳女岛神宴请东京男岛神,酒席间,女岛神借盅为题,数说酒盅的雅致与妙用,认为它于男人才能派上最大用场,而鼎盖对于女人用途更大,提出了互换宝贝的要求。男岛神酒意方酣,见酒盅的确别致,用于饮酒最好,大为动心,终于与女神交换了宝贝。
再说东京城内有一姓钱的富人,人称钱员外,得知东京男岛神的鼎盖被南澳女岛神换走,总担心东京有朝一日要下沉,他找卜卦先生问卜:“先生,你能不能算出东京城会不会沉没?”卜卦先生盼到赚钱的机会便说:“会!”并告诉他。“东京下沉,为期不远。”钱员外闻言,吃惊不小,急切问道:“沉没前有没有征兆,望先生指点。”卜卦先生闭上眼睛,随口说道:“南澳岛北角山东面那头大石狮,脖子流血之时,就是东京下沉之日!”
钱员外听完,惊恐万分,赏了卜卦先生一些银子匆匆回家。他一面请人赶造一艘逃难用的大船,另外派了一名婢女每天清晨到南澳岛北角山观察大石狮的变化。婢女奉命,每天一早通过石板路往南澳北角山。一位杀猪大哥,每天清早从石狮前经过,见一女子天天在此观望,深感诧异。一天早晨,见那女子又来了,便上前询问原由,婢女讲明原委后叹气道:“我跑得脚底都起泡了,还不知要跑多少回呢?”杀猪大哥听后笑了笑,心里有了主意。第二天一早,婢女发现石狮大血淋漓,急忙赶回家向钱员外报告。当钱员外一家收拾细软登船之时,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,东京城果然沉到海里去了!这就是流传于粤东闽南一带“沉东京、存南澳”的奇妙传说,南澳渔民在青澳东角海面捕鱼,还不时打捞到碗瓮等家物,有时船底还触到海中房屋的飞瓴角哩。
青澳湾的传说
闽粤沿海流传着一个美妙的传说,东海龙王的七个女儿有一天偷偷跑出龙宫,她们要到南海寻找好玩的地方。刚过南海,但见海面有一小岛,东北角岛礁环绕,将大海圈成平湖,沙滩纯净洁白,海水清彻如镜,山川秀丽无比,她们被迷住了。沐浴戏耍,临回东海龙宫仍依依不舍,各抛下金钗留为表记。传说中龙女眷恋的海滩,就是南澳岛青澳湾。龙女抛下的金钗化为七座礁石。退潮时,礁石裸露,远望似七颗星飘浮于蓝天;稍有风浪,碧波托起白浪,仿佛来自天际,溅起的阵阵飞沫置七星礁于蒙咙之中;夜晚,浪击礁石,不时闪着淡淡的光亮、就象在广汉幽递的夜幕上点缀着七颗闪烁微光的彗星星,成为“七礁缠星”佳景。
两个藏金谜的传说
历史上,南澳岛是兵家必争之地,也是商贾海上互市之地。南宋皇室因元兵追逼逃难南澳;明代中叶起,南来北往之商旅假道驻足览胜;更有盗贼据为巢穴、劫船越货。沧海桑田,时至今日,南澳尚留有两大金谜的传说。
1、太子楼藏金谜??
在南澳宋井亭东北面约千米处,有一太子楼遗址。这里,一棵茂密的古榕,长在一处硕大的石壁上,石壁下侧有一裂缝,裂缝两边歪歪斜斜刻着难辨的文字。传说石室内藏着南宋皇室未能带走的大批金银珠宝,若有谁能将石壁上的文字念成文、释其义,则石壁便会自动开启,里面的宝藏归他所得。猎奇探秘碰运气的人来了很多,但都一无所获。后来有一颇通文墨的商人,居然能念字成文,释义说至八成时,石壁便开启一条缝隙,露出耀眼的珠光宝气。这时,山下来了一个人,商人唯恐来人争夺珠宝,急忙钻进石缝取宝。石缝突然闭合了,商人被夹在里面,只留下辫子在石缝之外,变成了一株小榕树,日长时久,长成古榕。至今石壁上的文字历历可见,但太子楼藏金谜仍没有被解开。
2、吴平藏金谜
南澳深澳镇西北面有一个临海的村子叫吴平寨。400多年前,沼安人氏吴平聚众为党,勾结倭寇,劫掠沿海。明嘉靖四十四年(1565年)吴平到南澳筑城建堡,负隅反抗官兵,屡剿不除。同年9月,朝廷命都督戚继光、俞大猷联兵征伐,终被剿灭。
吴平将平时劫来的金银分装18坛,藏于不同地方,留下谜一般的歌谣:"水涨淹不着,水退淹三尺。"藏宝的地方只有他妹妹知道。一次,吴平笑问妹妹:"一旦山寨被剿,你要随我逃走还是想留下来看管金银。"妹妹说:"我愿留下来看管金银。"吴平心不悦。
戚继光、俞大猷联军分水陆两路围剿吴平寨时,吴平见大势已去,逃至海边杀死了呆守18坛金银的胞妹,并将尸首碎成18块分埋于藏金的地方后,夺舟逃出海去。18坛金银埋在哪里至今仍然是一个谜。
南澳两大藏金谜期待幸运者到来。
南澳哑蛙
宋帝一行逃至南澳后,礼部侍郎陆秀夫踏勘了全岛,确定在云澳澳前村东侧一个小山包上建行宫。宋帝赵昰之弟赵昺,当时未为帝称太子,于是他的住所便称“太子楼”。
国之将破、征途奔波,连日来太子昺身心劳累、疲惫不堪。夜来正想入睡,忽闻住所附近蛙声响成一片,吵得他无法入眠,索性起身,命侍郎陆秀夫捉来蛙王问罪。
侍郎陆秀夫在太子楼墙脚捉来蛙王复命,蛙王在陆秀夫手中还“噎哇,噎哇……”(象声词)叫个不停。看那样子,悲悲切切,似在诉说,似在恳求。太子昺顿生怜悯之心,随手拿起案头朱笔,在蛙王脖子上画了一圈,不禁生情泪下,挥手让陆秀夫放生。
自此,太子楼周围的青蛙。脖子上都有一个圈。蛙王感谢太子昺不杀之恩,叫时只发出低微的“噎”声,太子楼附近顿时静寂下来。于是,太子楼青蛙会"噎"不会"哇"在南澳及潮汕沿海一带流传开来,并称这种青蛙为"南澳哑蛙"。
九溪澳的传说
九溪澳别名九归漏。关于九归漏的由来有几种说法。一种说法是:古时候村里有一山洞,可通往云澳镇的山边村,由于山洞巨大,里边还辟有一个可供织布的九归,后来,九归散漏而去,故称九归漏。另一种说法为:乾隆年间,有一姓蔡人家,上岛游玩。有一天来到这里,见该处上游有九条小溪汇入大溪,认为是聚财之地,于是,便在此住了下来,并在溪边创村,期望一朝发迹。令人遗憾的是,直到其去世,都未能发家,世代相沿均一贫如洗,山村仍为穷乡僻野,于是,有村民便讥讽为:“九溪之水,终归于漏。”解放后,人们以其名字欠佳,遂改名九溪澳。